[人病]人病读后感

工作总结网

当前位置:工作总结网 > 年度总结 > 正文

[人病]人病读后感

时间:2019-04-11来源:工作总结网

  我突然患了肝病,立即像当年的“四类分子”一样遭到歧视。我的朋友已经很少来串门,偶尔有不知我患病消息的来,一来又嚷着要吃要喝,行立坐卧,狼藉无序。我说:“我患肝炎了。”他们那么一呆,接着说:“没事的,能传染给我吗?”但饭不吃了,茶也不喝,抽自己口袋的劣烟,立即拍着脑门道:“哎哟,瞧我这记性,我还要去办一件事的。”我隔窗看见他们下楼,去公共水龙头下冲洗,一遍又一遍,似乎那双手已成狼爪,恨不能剁断了去。末了还凑近鼻子闻闻。肝炎病毒是能闻出来的吗?蠢东西!
  有位爱请客的熟人,十天半月就要请一次有地位的人,每次还要拉我作陪,说是“寒舍生辉”。这丈夫就又邀我去,妇人当然热情,但我看出她眉宇间的忧愁,我也知道她为难,说,多给我一个碟子、一双筷子吧。我用一双筷子把大盆的菜夹到我的小碟里,再用另一双筷子从小碟夹菜送到我口中。我笑着对被请的那位领导说:“我现在和你一样,你平日是一副眼镜,看戏是一副眼镜,批文件又是另一副眼镜。”吃罢,我叮咛妇人要将我的碗筷蒸煮消毒,妇人说:哪里,哪里。我才出门,却听见一阵瓷的破碎声,接着是撵猫的声音,我明白我用过的碗筷全摔破在垃圾筐,那猫在贪吃我的剩菜,为了那猫的安全,猫挨了一脚。
  这样的刺激使我实在受不了,我开始不大出门,不参加任何集会,不去影院,不乘坐公共车。从此,我倒活得极为清静,左邻右舍再不因我的敲门声而难以午休,遇着那些可见可不见的人,数米外抱拳一下就敷衍了事,领导再不让我为未请假的事一次又一次交检讨,那些长舌妇和长舌男也不用嘴凑在我耳朵上是是非非了。
  我遇到任何难缠的人和难缠的事,一句“我患了肝炎”,便是最好的遁词。妻子说:“你总是宣讲你的病,让满世界都知道了歧视你吗?”我的理由是,世界上的事,若不让别人尴尬,也不让自己尴尬,最好的办法就是自我作践。比如我长得丑,就从不在女性面前装腔作势,且将五分丑说到十分丑,那么丑中倒有它的另一可爱处了。相声艺术里不就是大量运用这种办法吗?见人我说我有肝病,他们防备着我的接触而不伤和气,我被他们防备着接触亦不感到难下台,皆大欢喜,自贱难道不是一种维护自己尊严的妙招良方吗?再者,别人问起:你这些年是怎么混的,怎么没有更多的作品出版,怎么没有当个××长,怎么没能出国一趟,怎么阳台上没植花鸟笼里没有鸟,怎么只生个女孩,怎么不会跳舞,没个情人,没一封读者来信是姑娘写的?“我是患了肝炎呀。”一句话就回答了。
  但是,人毕竟是群居动物,当我独处时,不禁无限孤独和寂寞。
  唯有父亲和母亲、妻子和女儿亲近我,他们没有开除我的家籍。他们越是待我亲近,我越是害怕病毒传染给他们。我与他们分餐,我有我的脸盆、毛巾、碗筷、茶缸,且各有固定存放处。我只坐我的座椅,我用脚开门关门。他们不忍心我这样,我说:这是个感情问题。我恼怒着要求妻子女儿只能向我做飞吻的动作,每夜烧两盘蚊香,使叮了我血的蚊子不能再去叮我的父母,我却被蚊香熏得头疼。我这样做时,心在悄悄滴血。当他们用热水烫泡我的衣物,用高压锅蒸熏我的餐具,我似乎觉得那烫泡的、蒸熏的是我的一颗灵魂,我成了一个废人,一个可怕的魔鬼。
  我盼望我的病能很快好起来,可惜几年间吃过了几篓中药、西药,全然无济于事。我笑我自己一生的命运就是写作挣钱,挣了钱就生病吃药,现在真正成了什么都没有就是有病,什么都有就是没钱。我平日是不吃荤的,总是喜食素菜,如今数年里吃药草,倒怀疑有一日要变成牛和羊,说不定前世就是牛羊所变的吧。